首页|新闻中心|网络电视台|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南宣论坛|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制片人吴毅:生活可以不完满 态度不能不积极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 发表时间:03-13 09:21

  

提到制片人吴毅的代表作,不少人自然会想到《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以及《王大花的革命生涯》,在外界为其贴上“军旅剧”、“战争剧”的标签时,吴毅其实不断地在寻求突破自我,正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热播的《美好生活》就是他近几年对都市题材的一个梳理和思考。“可能过去做其他题材的剧也到达某种程度了,这两年有感于都市剧都是悬浮的、架空的、青春偶像的,当然百花齐放很好,但更重要的是现实题材的剧还是要观照实际,否则就是有缺陷的。”吴毅早年曾做过《爱上女主播》和《白领公寓》等剧,反映的都是都市生活的某个侧面;到了《美好生活》,视角更加开阔,反映的是老中青三代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吴毅希望,《美好生活》能和《士兵突击》一样,成为带有他标签的作品。

剖析初心

向大众传达正确价值观

吴毅透露,这个项目筹备了6年,注入的是他对当下社会的观察和思考。以男主角徐天为例,过去所谓的“海归”都意味着精英人士、高大上的人设,但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今天,“海归”只意味着就是一段人生的经历,已经不再是精英生活和财富积累的象征。徐天人到中年,跌入人生的谷底,留美十年,妻子出轨、事业平平、健康报警……归国途中突发心脏病,紧要关头通过“以心换心”得以续命。徐天就是这么一个一切归零、重新开始的“海归”人士。

不仅是人设上的打破和重建,在剧情上的去除婆妈化和丑陋化也是吴毅着力强调的。“国内有太多的都市剧喜欢展现角色间的各种斗、各种撕,《美好生活》中也有妻子出轨、萝莉爱大叔这种桥段,但我们的人生态度是什么?徐天经历了这么多,对前妻,他坚持的是做不成夫妻还能做朋友;对90后,他始终把小女孩当妹妹看。宋丹丹老师扮演的刀美岚,一个热心肠的老人,自己的孩子还面临那么多问题,儿子离婚且进行了换心手术、女儿是大龄恐婚,老人家却还通过自己开的婚介所帮其他人解决婚姻问题,每天活得很积极向上,没有陷入婆妈剧的鸡毛蒜皮的日常。通过完全不同的几组人物关系,我们想表达的是,虽然爱和被爱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文艺创作者如何向大众传达正确的价值观,这个很重要。”

抛却都市剧中“人生赢家”、“职场精英”的人设,不粉饰太平、不刻意美化,摒弃家庭剧婆婆妈妈的叙述重心,汇聚相亲、恐婚、中年焦虑、老年生活等当下热点话题的《美好生活》以全新的视角,展现了一幅老中青三代苦中带甜、笑中带泪的都市生活画卷。“你可能掌握不了你的生活,但你可以选择你的生活态度。”吴毅说,他对这个剧的理解有句话很受到其他主创的认同,那就是,“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会决定人一生的命运。选择积极的人生态度才会有美好生活。”

回应质疑

梗是老梗但寓意很多

《美好生活》开篇的节奏相当紧凑,在短短一集的篇幅中完成了发现妻子出轨、男主落魄回国、女主丈夫去世、男主成功换心等情节,大开大合的手法不同于都市剧惯常的渐进式推进,然而也受到了桥段老套、太过巧合、韩范儿十足等质疑。

对此,吴毅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回应说,“虽然说桥段不新鲜,但我们并不在这些梗上太多地纠缠,换心的寓意是重新开始,徐天人到中年在最残酷、最低谷的阶段时,他的人生轨迹、人生态度以及他换心后的重新出发才是我们着墨的重点。”吴毅坦言,当初在这块剧情的设置上也有过纠结,是不是太过巧合,又似曾相识?“所以,这块的内容很少、节奏很快,我们还融入了很多细节的寓意和暗示,比如梁晓慧(李小冉饰)在领证时被玫瑰花刺到手,用指尖的血涂抹印章等,梗是老梗,但寓意很多。”

剧集播出至今,观众似乎接受了宋丹丹和张嘉译这对只有9岁年龄差的母子。毕竟,好演员总能通过化妆和演技来弥补某些短板。对于缘何选择这两位戏骨演母子,吴毅说还是根据剧本的需要,感觉两个人都非常适合各自的角色。“嘉译是这个戏最早定的,他是一个中年男性的代表,形象有特点,并不帅但有魅力。他的作品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男性的担当,无论生活怎么不完满,他都有一个积极的态度,这种男性特质在《美好生活中》是一以贯之的。现在男人的担当在影视作品中弱化了,都在写霸道总裁、精英老板,普通男人的担当少了。”

刀美岚这个角色是典型的北京大妈,热心肠、刀子嘴豆腐心、幽默豁达、积极乐观还金句不断……“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丹丹老师。”吴毅透露,对于两人的年龄差也有过顾虑,包括宋丹丹老师也有一刹那的思考和犹豫。但是通过后期的一些处理,比如染白丹丹老师的头发等都能更靠近角色,最重要的还是宋丹丹老师和嘉译表演分寸的把控,“宋丹丹说嘉译往那一站就想叫儿子,精准的表演和默契的合作都让我打消了最初的顾虑。”

新作动向

以正剧折射中华的伟大

国产都市剧每年也不乏那么一两部现象级作品,但整体来说品质不高,诟病不少,最大的问题就如有评论所说:国产剧总有一种“假装在生活”的感觉。而在吴毅看来,徐天身上所折射出的,正是现今社会中中年人的普遍状态,“海归回来也得从房产中介干起,一个月3000块外加提成,这就是现实。”张嘉译也曾评价徐天说,完全褪去“海归”光鲜的一面,就是个“问题中年”,是一个“饱受折腾”的人, “全剧一开始这人物(徐天)就差点儿死了,活过来之后也一直饱受折腾。不过这个剧从故事到每个人物最有意思的地方,正是这种都市人情感状态的起伏不定,用一种戏谑又睿智的方式表达。”此外,该剧从场景上也力求真实,为了拍摄地铁上的戏份,剧组曾专门到天津选了一段地铁拍了三天,还组织了一批群众演员,真实感很强。

但凡能成现象级的现实题材,话题和共鸣必不可少,而产生两者的前提就是真实。“文艺作品最高级的形态就是给人启示,在人物的情感和命运上着力,而不是在情节和桥段上着力,这样才能和观众形成共鸣。”吴毅还总结了都市题材现象级的三大特征:情感真挚、抓住最敏感的当下价值取向,并带有一定启示性且传递主流价值观。

作为制作人,吴毅希望自己所有的作品都是有感而发、不是无病呻吟,都是他对时代和人生的认知,此前的《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和《王大花的革命生涯》等都做到了,他希望《美好生活》这部以中年视角来折射社会万象的剧同样如此。今年下半年,由吴毅操刀的古装剧《曹操》即将开机,该剧的班底堪称强大,主演姜文、导演张黎、历史顾问易中天。

值得一提是,这个项目筹备已有十年之久,所以绝不是跟风“三国热”,“从09年到现在,做完《团长》以后抓的。我为什么做这个剧?想通过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以正剧的思考来折射中华文明的伟大。”

角色对话

李乃文: “小坏”角色更讨喜

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热播剧《美好生活》中,李乃文饰演幽默诙谐、个性逗比的医生黄浩达,剧中人称“黄大仙”。作为剧中的“开心果”,黄浩达的存在感多源自于他那与生俱来的幽默感,这也是李乃文在选择角色时非常看重的一点,“我本人非常喜欢诙谐幽默的叙事风格,而剧中黄浩达的角色恰好如此,他生动,性格多样化,人设十分立体。正因为他是如此生动,才吸引了这么多人的喜爱。”

在已经播出的剧集中,黄浩达对豆豆(姜妍饰)忠贞不渝的示爱,感动了电视机前的观众。但正是因为他贱萌的个性,黄豆豆总觉得此人不靠谱。明明很正式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却被对方认为是“开玩笑”的事也时常有之。“贱萌”可以称得上是黄浩达区别于他人的标签,而这股“贱萌”劲儿,也正是李乃文在塑造角色时比较看重的一点,他为这个角色注入了许多自己的想法,使之变得更立体,容易打动观众,“在角色本身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态度,尤其在人物关系的把握上。但其实黄浩达这个角色本身就讨喜,所以不管谁演,都能受到大家的喜欢”。

北京晨报:当初是怎么接下这部剧的?剧本和角色方面最吸引你的点在哪里?

李乃文:首先是吴总,这部戏的投资方,吴总是一个愤青级别的投资方,所以他对剧本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包括之前的《士兵突击》,还有《我的团长我的团》,所以我也是他的粉丝。再加上这部戏的剧本很扎实,又通过嘉译兄的举荐,所以很幸运地就合作了。

黄大仙儿这个角色是那种貌似不靠谱,但是其实骨子里很靠谱的人,他对情感非常执著,喜欢豆豆好几年,但是追求的方式有的时候稍微有点另类,方方面面都挺有意思。

北京晨报:这个角色身上有点“神叨叨”的劲儿,您是怎么把握他这种特质的?

李乃文:其实我本人挺“神叨叨”的,有时候安静,有时候喜欢热闹,静的时候能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待好几天不出门都可以。

北京晨报:这个角色和《恋爱先生》里有点像的地方就是都有点蔫坏,你怎么理解这样的男人?

李乃文:我喜欢角色里面有一点坏,这种坏吧是那种无伤害的坏,就像我们生活当中碰到的朋友,有时候给你弄点小恶作剧之类的,就是我喜欢这种。所以说这个坏其实在某些方面来讲,也是一种魅力的体现。

北京晨报:会专门设计一些喜剧和搞笑的点吗?

李乃文:其实喜剧挺难的,因为它难就难在这个节奏上,多一点则多,少一点则少,在这方面谁是大师?丹丹姐她在这上面的节奏把握得非常到位,让我自愧不如。我经常是了解到她的笑点后就不行了,会笑场。

北京晨报:这次和姜妍一起的“黄豆夫妇”格外招人喜爱,两个人互怼互黑相爱相杀看得很过瘾。您怎样解读他的这段感情线?

李乃文:他们俩一个是渴望,一个是恐怖,一个是渴望结婚,一个是对婚姻有恐惧症,所以这就造成了他们两个人现在看到的局面,就是一个是半推半就,一个是穷追不舍。

两个人的婚姻观不一样,豆豆真的是属于即便我跟你好了,我还是不想跟你结婚,而黄浩达他把他们两个人的情感路线想象成一种有趣味的、有意思的一场战役,打得津津有味、死去活来、乐此不疲、不亦乐乎。

北京晨报:那您认同“黄豆夫妇”的这种恋爱模式吗?您自己对待这种感情的态度和看法又是什么呢?

李乃文:当然认同了,两个不同的情侣有不同的相处模式,包括夫妻,存在即是合理嘛。

北京晨报:演完这个戏会怎么定义“美好生活”?

李乃文:“美好生活”说的其实就是心态,你的心态、你的内心如果装着“美好”这两个字,那你的生活肯定是美好的。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admi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