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电视点播|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感动!92岁仍在给留守儿童补课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作者: 发表时间:07-30 11:12

原标题:感动!92岁仍在给留守儿童补课他希望“最后一口气是在讲台上呼出的”

7月中旬,在安徽省和县乌江镇卜陈村“留守未成年人之家”,92岁的退休教师叶连平开始了暑假的忙碌。

从2000年开始,叶连平利用节假日免费给周边的学生补习语文和英语课。根据不完全统计,19年来,已经有1000多个孩子在这里得到过帮助。

19年未向学生收过一分钱一瓶矿泉水都舍不得给自己买

叶连平生活的卜陈村,位于和县乌江镇中东部,邻近省级公路,村里的年轻人多数外出打工,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不仅孩子们的学习无人辅导,每到节假日,还容易引发安全事故。另外,农村学校外语教学原本就薄弱,家长普遍没有能力辅导。

原本是语文老师的叶连平决定利用自己的英语特长,为孩子们补习英语。他找来英语教材,系统地研究,还根据不同的英语水平,把孩子们分了班,更有针对性地上课。19年来,他没向学生们收过一分钱。

记者:为什么不收?

叶连平:在物质生活上我是低水平,精神生活要高标准。

记者:我相信您物质水平追求得不高,但是挣一点点钱也没坏处?

叶连平:我拿着国家的工资,我吃着国家的粮,是人民的钱,我没有权利再跟国家、跟政府、跟组织要账。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吃零食。到外边买书,我自己带着干粮和火腿肠,一碗阳春面、一瓶矿泉水我都不买,省下来的钱,要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

然而,对自己苛刻的叶连平对学生却分外大方。一位在南京理工大学读书的学生,考上了研究生。因为家中困难,学费以及学习必要的笔记本电脑无力购买。叶连平一次给了他一万元。他说,教育就像种田,你播下种子它丰收了,用不着你讲,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为留守儿童花光积蓄不怕被人骂“老二百五”

为了这些留守儿童,叶连平几乎花光了自己30多万元的积蓄。2012年,他又拿出2.1万元,连同当地政府和社会捐赠,成立叶连平奖学基金,至今发放了10万多元,用于资助学习优秀的132名贫困学生。然而,叶连平笑着向记者透露,“骂我的人太多了”。

记者:您干的是好事,怎么会有人骂您呢?

叶连平:好听一点的,抢生意。其他人办补习班收费,我不收费。他们用我们当地的土话骂我,用普通话来说就是“老二百五”。我管它二百五也好三百六也好,他们讲他们的,我不理他们。

无儿无女却在父亲节收到礼物 他是孩子们共同的亲人

叶连平一辈子无儿无女,和老伴相守过着清贫的生活,至今还住在30多年前盖的平房里。有的孩子因为住家比较远,来回不方便,叶连平就让孩子住在自己家里。

杨鸿雁是叶连平早期资助过的学生。初中三年,她一直在叶连平家居住,直到高中住校。当时,杨鸿雁的父母想要给叶连平一些生活费,但叶连平一次都没要过。

后来,杨鸿雁考上了大学。因为父母在外地打工,开学那天,是叶连平把她送到大学报到。送完杨鸿雁,因为没有赶上回去的车,又舍不得花钱住宿,叶连平在大桥洞下待了一夜。

记者:叶老师的出现改变了多少孩子?

杨鸿雁:应该说很大一部分学生,包括我自己在内。如果没有叶爷爷,我可能跟我大部分同学一样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还有可能就误入歧途了。

记者:有那么严重吗?

杨鸿雁:我们这边很多。

在采访中,叶连平向记者展示一个一年级小女孩送给他的卡片,上面写着“父亲节快乐!”

叶连平:我说,我不是你父亲啊。她说,你就是我父亲。这张卡片微不足道,但我很重视。当老师的,付出了流汗了,你不会吃亏,你得到的反馈远远大于你的付出。

摔伤手术后四天坚决出院 要跟时间赛跑

2018年暑假,叶连平骑车时意外被撞伤了腰椎。手术后,医生让他卧床休息100天。但手术后仅四天,叶连平就坚决出院,回到孩子们身边。

叶连平:我8月13日回来,8月16日就上课。上课以后孩子们都感动了。您说这是不是教育?教书仅仅是一个手段,教书的目的是什么?育人啊。

现在,叶连平不能骑自行车了,但仍然是上午连续讲三个小时,下午连续讲两个小时。讲课时连口水都不喝。他说,他要跟时间赛跑。

叶连平:我知道马克思还让我活几天?我今天在这跟您说话,明天就可能说走就走了,那么给我的时间是多少?所以我没有寒暑假没有黄金周,必须把时间都用在孩子们身上。

初心来自感恩 最着急农村的教育质量

叶连平不是安徽和县本地人,他在山东青岛出生,来到卜陈村,与他早年的经历有关。年轻时,叶连平曾跟着父亲来到南京,进入当时的美国大使馆工作。父亲做厨师,他做勤杂工。在做勤杂工的三年多时间里,叶连平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

然而,美国大使馆的工作经历却让他在接下来20多年的岁月里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1965年,叶连平被下放到卜陈村,无依无靠。乡亲们叫他回家吃饭,给他找地方睡觉,介绍他到窑厂上班。这些帮助让叶连平度过了那段最为困难的日子。

1978年,叶连平进入卜陈初中,成为了一名语文老师。当时,已经落实政策的叶连平有机会回到南京,但他没有选择回去。因为教学效果突出,当地的两任教育局长都希望把叶连平从农村学校调到县里的中学,叶连平也都谢绝了。

叶连平:咱们老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留下来,哪儿都不去,乡亲们的孩子需要我。农村学校为什么教育质量上不去?条件太差了!我们这里一个大学生都不来,来了也留不住,所以农村的教育是每况愈下,这就是我着急的地方。

用生命影响生命 当年资助的孩子已经反哺

大学毕业后,杨鸿雁在马鞍山市从事设计工作。现在,她经常抽出时间来看望叶连平。除了帮着辅导孩子之外,还帮着打理叶连平奖学基金的事情。

记者:如果老人家干不动了或者有一天没了,摊子散了,他不是白忙活吗?

杨鸿雁:我不会让它散,我现在是奖学基金的一个法人代表,我会继续把它办好。

近几年,在叶连平的感召下,每到暑假和节假日,都有大学生志愿者来为孩子们补习功课。今年暑假,叶连平教过的一名学生主动提出要给弟弟妹妹们补课。

因为大学生志愿者的到来,不仅英语,孩子们的数学、物理等课程都可以得到辅导。叶连平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他希望孩子们能够跟哥哥姐姐们多学些知识,更多了解外边的世界,树立远大志向。

叶连平:我希望我最后的一口气是在讲台上呼出去的,而不是在床上。我现在的口号就是那十六个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鞠躬尽瘁,死而不已。我不同意诸葛亮的话,他是死而后已,我是死而不已。我希望等到我走的时候,能够被组织上承认,我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就心满意足了。

【责任编辑:柳生】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