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电视点播|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宣城历代官刻述略(上)
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11-08 10:45

宣城历代官刻述略(上)

童达清

第477期

唐朝发明雕版印刷以后,迅速在全国普及流行开来,宣城的刻书出版事业也得到长足的发展,其刻书之早之多、质量之精,在安徽地区乃至全国均占有重要的地位。

宣城刻书事业的繁荣,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宣城是皖南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文化发达,人口众多,有其客观的需要;优质的宣纸为书籍的印刷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紧临四大刻书中心之一的徽州,可以相互学习、借鉴,刻工的流动比较方便;元大德二年旌德县尹王祯发明木活字印刷,大大提高了刻书效率。等等。

宣城古代的刻书,主要有官刻、私刻、坊刻等形式,限于篇幅,本文仅讨论其中官刻书籍的状况。

官刻指宣州(宁国府)、宣城县的官方刻书,其具体组织者又往往是府州学和县学。府州学先后称宣州州学、宣城郡学、宁国府学、宁国路学、宣城郡学、宛陵郡斋。从今存宣城官刻来看,所刻书籍多为政经类图书和名人诗文集。今就目力所及分朝代加以叙述,其后代翻刻附见于原刻后,不再单独列目。

一、两宋时期

1、《宣城郡图经》(《宣州图经》)

一般认为,图经之类书籍的大规模编修始于隋朝。隋建立后,为了改变行政区划混乱、侨州郡林立的乱象,加强对全国的户口赋税控制,隋文帝于开皇五年(585)实行“大索貌阅”和“输籍法”,隋炀帝大业年间,“普诏天下州郡,条其风俗、物产、地图,上于尚书。”(《隋书》卷三十三《经籍二》)《宣城郡图经》当编定于此时。唐初李贤注《文选》,于鲍照《还都道中》、谢朓《敬亭山》两诗下皆注引《宣城郡图经》,即为明证。其后唐、五代,《宣州图经》当经过多次重修,《元和郡县志》《太平御览》也都曾多次引用《宣城郡图经》,当即其递修本。今所知版刻《宣州图经》当始于北宋大中祥符年间(1008—1016),惜此书久已亡佚,其具体刊刻情况不得而知。

2、《李贺诗歌编》

宋代的李贺诗集主要有五种版本:京师本、蜀本、姚氏本、宣城本、鲍钦止本(万曼《唐集叙录》),一般认为,宣城本始于北宋,乃是根据贺铸刊本翻刻。傅增湘说:“全书用宋乾道间宣州官文书纸印……此书四卷相连,犹存卷子装遗式,在宋刊中为仅见,可宝之至。其字体欹斜古朴,与余藏北宋本《范文正公集》有相似处,当是北宋刊本。其卷前序目、卷一首叶及《集外诗》一卷,则南渡后年补也。(《藏园群书经眼录》卷十二)由傅氏所言,则此本始刻于北宋,南宋乾道年间(1165—1173)续为补刻。

此本清末原为季沧苇珍藏,后归袁世凯之子袁克文,袁氏在他的《寒云手写所藏宋本提要二十九种》一书中,对此书的版式、行款、字体、刻工姓名、避讳字、纸色、刻工刀痕、藏书印、题跋等方面均加以详细论证,判定为“北宋刊南宋印”。1918年诵芬室影印此本,董康亦有考定。此书今存台湾中央图书馆,1971年台湾亦有影印本。

明弘治十五年(1502),宁国府知府刘廷瓒重刻《唐李长吉诗集》四卷,此本乃是用南宋刘辰翁评点本,朱墨套印,半页9行,行18字,白口,四周双边。此版今藏国家图书馆,有两种印式,一为四卷四册,一为四卷一册,则此本后当续有翻印。

3、《宛陵集》

南宋绍兴九年(1139)七月,汪伯彦任宣州知州,其到宣城,首试州学。宣州州学鉴于“梅圣俞诗集自遭兵火,残编断简,靡有全者”,请刻梅尧臣《宛陵集》,汪伯彦欣然允从。是刻凡六十卷,竣刻于明年正月,书后附有汪伯彦上元日(正月十五日)的《重刻宛陵诗集后序》。

宋嘉定本《宛陵集》

明正统四年(1439)知府袁旭重刻,已附有《拾遗》一卷、《附录》一卷。万历四年(1576)宣城知县姜奇方、道光十年(1830)知县梁中孚也曾相继重刊(附录增为五卷)。

4、《谢宣城诗集》

南齐谢朓任宣城郡太守,在宣作诗文颇多,但年远易湮,且《谢宣城集》全本十卷“世所罕传”。绍兴二十七年(1157),宣州知州楼炤“视事之暇,裒取郡舍石刻并《宣城集》所载谢诗”,“继得蒋公之奇所集小谢诗,以昭亭庙、叠嶂楼、绮霞阁所刻及《文选》《玉台新咏》本集所有合成一编,共五十八篇”,删去《谢宣城集》后五卷的应用之文,编为《谢宣城诗集》五卷刊刻行世,成书于是年七月,卷首有楼炤《谢宣城集序》。

历代翻刻《谢宣城集》极多,然皆以楼炤刻五卷本《谢宣城诗集》为祖本。宁国府尚翻刻有北宋唐庚辑本《三谢诗》一卷,收谢灵运诗四十首,谢惠连诗五首、谢朓诗二十一首。此书198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曾据涵芬楼版影印,卷中有“嘉泰甲子郡守谯令宪重修”字样,谯令宪并未知过宁国府,历修府志也未记载。清代藏书家顾广圻《百宋一廛赋》曾提及此书:“至于宣城之三谢。”(《思适斋集》卷一)他怀疑此郡当是指庐陵郡,则谯令宪先是嘉泰四年(1204)任吉安知府时刊刻此书,嘉定八年(1215)任江东提刑使时令宁国府再翻刻是书,这样才有宣城本《三谢诗》,此种推测较合于情理。

嘉定十二年(1219)洪伋任宁国府知府,他认为:“谢公诗名重天下,在宣城所赋为多,故杜少陵以谢宣城称之,在宣城宜有公之集矣。后公六百五十余年,枢密楼公始克锓之木。距今又六十四年,字画漫毁,几不可读,是用再刻于郡斋,以永其传。”于是命宁国府学重刻《谢宣城诗集》,成书于明年十二月。此书刻工有侯琦、潘德璋、潘晖诸人,收藏家称“字体方整而气息浑厚,与浙杭本迥别”。

其后明嘉靖十六年(1537)宁国府知府黎晨,万历七年(1579)宁国府推官史元熙委邑人梅鼎祚,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宁国府同知郭威钊委邑人梅庚,均曾多次校订重刊。

5、《双溪集》与《燕喜词》

此二书的作者为曹冠,字宗臣,号双溪居士,今浙江东阳人。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历平江府教授、国子录、太常博士兼权中书门下检正诸房文字,绍熙元年(1190)起知郴州。曹冠早年以才称,为秦桧十大门客之一。秦桧死后,曹冠被斥退。淳熙十二年(1185)十一月,詹騤任宁国府知府,延曹冠入其幕。十四年(1187),詹騤令府县两学刻其《双溪集》二十卷、《燕喜词》一卷。“使君大监状元詹公既深知之,一见其文集尤加叹赏,叙而锓版于郡庠,名之曰《双溪》,因其居也。又以其所著乐府可歌于闺门之内者,别为一集,名之曰《燕喜》,摭其实也。”

杨万里淳熙十五年正月作《谢曹宗臣惠〈双溪集〉》诗:“家在东阳宝婺边,官在宣城莲幕里。”(《诚斋集》卷二十四)正记其事。今《双溪集》已不存,《燕喜词》尚存于世,前有宣城县丞詹效之《燕喜词跋》,宁国府通判陈[髟/犭異]《燕喜词序》,可考其刊刻情况。

6、《宁国府志》

嘉定九年(1216),宁国知府赵希远主修,久佚,内容无考。

7、《宣城总集》

《宣城总集》是今知宣城的第一部诗文总集,南宋李兼编。李兼(1143—1208?),字孟达,号雪岩,宣城人。历官台州知州,除宗正丞,未任卒。李兼平时有志于乡邦文献的收集,至其晚年《宣城总集》基本成书。全书共二十八卷,分二十三门,收诗千余首,赋、颂、杂文二百余篇。

《宣城总集》编成后,李兼未及刊行即已辞世。其子李蒙善(号后轩居士)继承父志,亲自誊写校对,并得到当时宁国府知府杨伯岩、孙梦观,邑人吴潜、吴渊等的捐金资助,吴潜并亲自为该书作序,此书才得以出版问世。《宣城总集》的刊刻年代不详,当在绍定元年(1228),因杨伯岩任宁国知府在宝庆末,孙梦观任在绍定元年。明初修《永乐大典》后不久《宣城总集》即已亡佚,赖《永乐大典》方得以窥见《宣城总集》的概貌,惜《永乐大典》也已不全。

8、《广微孝经说》

《广微孝经说》为袁甫著。袁甫字广微,号蒙斋,庆元府鄞县(今属浙江宁波)人。嘉定七年(1214)状元,绍定二年(1229)提举江东常平时曾行部至宣城。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说:“广微为鄱宪日,为诸生说《孝经》,旁及诸子。诸生录之为此编,凡三卷。”

约淳祐二年(1242),宁国府知府王遂刻之于宁国府学宫。王遂大概考虑到后二卷乃是“引《论语》、《孟子》而发者”,因此仅刻了第一卷,旁加附注,并非完本。直到元大德十年(1306),贵溪姜翔仲将后二卷刻之于家塾,乃卒其刻(参见戴表元《题新刻袁氏孝经说后》,《全元文》卷四二一)。然而无论是宋刻还是元刻,均已久佚。

9、《致堂读史管见》

是书由宁国府知府刘震孙刻成于宝祐二年(1254)闰六月,凡三十卷,书后附有刘震孙《重刻致堂读史管见后跋》,可考见其刻书之缘由。《致堂读史管见》是南宋胡寅的史论著作,以春秋大义来评论《资治通鉴》所记之史事,自绍兴二十五年(1155)问世后影响很大。“震孙服膺是书有年矣,每惜江浙间独欠此本。假守宛陵,公余细加雠校,乃刻置郡斋,与学士大夫共之。”此刻载有刻工姓名几近百人,对研究这一时期宣城的出版业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元大德初,前湖南廉访使卢挚奉旨收书,将“江南诸郡在官四库精善书板,舟致京师,付兴文署”,此书刻版亦被收入兴文署。大德六年(1302)江东道廉访使姚燧有慨于“自是庠后学之士废读是书”,因此令宁国路教授刘安重刊此书,是为元刊本。此本今国家图书馆藏有残本。

10、《舍奠礼器图》

《舍奠礼器图》一作《释奠礼器图》,此书专为学宫祭礼而作,北宋祥符三年(1010)、天禧元年(1017)都曾刊刻颁行诸路,南宋绍熙间朱熹曾加以考定。景定四年(1263),赵汝梅知宁国府,乃取朱熹考定的《绍熙图式》重新加以参订,“其图则本朱文公所已考及以博古所收,参订亦勤矣”,汇为一卷,刊刻行世。后人陈设祭器、乐器,多取法此书。(可参见程陶孙《舍奠礼器记》,《元文类》卷二十七。乾隆《娄县志》卷八《学校志》)

11、《通鉴纲目凡例》《通鉴纲目》

咸淳元年(1265)正月,金华刊刻《朱子通鉴纲目凡例》,但由于金华离宣城较远,宣之学者多未之见。恰好宁国府通判潘子舆(或当为金华人)有此金华刊本,约咸淳二年,宁国府教授文天祐将之再刻于宁国府学。

据文天祐《朱子通鉴纲目凡例序》:“既成矣,复相语曰:安得并刻《纲目》,备此一书,以为宣学巨丽之典也?”(《古今图书集成》经籍典卷四○四,《全宋文》卷八二五九)时至宋末,大厦将倾,事务丛沓,且《通鉴纲目》五十九卷,卷帙浩繁,当是无力刊刻。

约元朝后至元年间,文敬所才将之刊刻行世。汪克宽《资治通鉴纲目考异凡例序》:“然鲁斋王公刊之金华,敬所文君刊之宣城,而传之未广也。至元丁丑,友人倪仲弘偶得于其友朱平仲,遂以示余。”(《御批资治通鉴纲目》卷首下)汪克宽后至元三年(1337)得见宣城刻本,则其刻当在元统末至元初。

文敬所其人生平不详,或文天祐后人移居宣城者,或任宁国路学官。邑人汪铢有《文敬所自杭归且闻学飞升之术,和韵奉寄》(《宛陵群英集》卷七)、汪泽民有《祥符寺追和文敬所壁间韵》(嘉庆《太平县志》卷十二),则其为元中晚期人无疑。

二、元朝

1、《说苑》

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卷七:“《校正刘向说苑》二十卷,元刊本,十一行二十字,白口,左右双阑。此本字迹结体方整,而笔意圆浑,似元翻宋刻。……检取末册,有元人跋五行,录于左方:‘宪使牧庵先生暇日出示刘向《说苑》,有益后学,俾绣之梓,以寿其传,诚盛事也。大德癸卯冬十月朔,文学掾、河南后学云谦敬书。’”

由上跋可知,是书刻于大德七年(1303),由江东道廉访使姚燧令宁国路儒学教授云谦具体负责刊刻事宜。云谦,河南人,曾任建宁路总管府知事,《宁国府志》职官表缺漏此人。

2、《帝学》

《帝学》,北宋范祖禹撰,八卷(一作十卷)。明孙能全《内阁藏书目录》卷四著录此书二册,谓“元大德间云谦校刻”,则当是大德年间云谦任宁国路教授时在宣城所刊。只是此书宣城刻本未见其他藏书家著录,想是早已亡佚了。

3、《后汉书》

大德九年(1305)四月,宁国路翻刻《后汉书》九十卷、司马彪《志注补》三十卷,竣工于十一月,由江东道廉访副使伯都负责提调,宁国路教授云谦负责校刊,是为著名的“九路十七史”之一。此书乃翻刻宋景祐监本,卷首刻有“景祐元年九月秘书丞余靖上言”、“大德九年十一月望日宁国路儒学云教授任内刊”二行,各卷题有“宁国路学正王师道校正”等字样。此刻今残存《后汉书》三十卷、《志注补》十四卷,原藏日本内阁文库,今藏国家图书馆。明成化年间宁国府曾有重刻,具体情况不详。

4、《大学章句疏义》《春秋集传详说》《隶释》《隶续》

此四种皆泰定二年(1325)刻。《大学章句疏义》一卷,元学者金履祥(1232—1303)著,由江东道刊行。家铉翁《春秋集传详说》三十卷,洪适《隶释》二十七卷、《隶续》七卷,皆宁国路儒学刊行。其具体刊刻情况,可参见龚璛《春秋详说原跋》(《春秋集传详说》卷末)、《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卷十二、瞿中溶《古泉山馆题跋》。

5、《春秋》《大学》等十九书

泰定四年(1327),龚璛任宁国路儒学教授。黄溍《江浙儒学副提举致仕龚先生墓志铭》:在宁国征逋租为钱十二万五千缗,刻《春秋》、《大学》等十九书以惠学者。(《文献集》卷八上)可见龚璛在任期间刻书之多。可惜这“十九书”,除上面提到的《春秋》、《大学》外,其他已很难考定。

今可考知者,惟有《四书集注句读音考标题》三册,张师曾著,见《明史》卷一三三。《千顷堂书目》著录题作《四书集注音考》。此书当是翻刻吴柔胜当涂郡斋嘉定十年刻本,杨士奇《四书集注二集》跋曰:“右四书集注,其句读、旁抹之法,兼取勉斋黄氏、北山何氏、鲁斋王氏、导江张氏诸本之长,宣城张师曾为之参校,加以音考,盖今最善本也。刻板在常州府学。此集六册。”(《东里续集》卷十七)当即是同一书。

此书刻于常州、苏州坊间,后人遂多以为乃常州府学刊刻,实误。今南京图书馆有藏本,可参见李致忠《南京图书馆所藏标抹本〈四书章句集注〉考略》,《文献》2012年第1期。

6、《牧庵集》

姚燧(1238—1313),字端甫,号牧庵,河南(今河南洛阳)人。大德五年(1301)由翰林学士出任江东道肃政廉访使。著有《牧庵集》。

此书当刊于姚燧离任后,具体时间不详。吴善《牧庵集序》:曩得宁国所刊本,读之既非全帙,讹舛尤多,每为怅然也。(同治《饶州府志》卷二十六)宁国路所刻虽非当今通行的全本,却是《牧庵集》的最早刻本,其版本价值不言而喻。

(作者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安徽省文史资料学术研究会理事)

【责任编辑:柳生】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