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网络电视台|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南宣论坛|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砚的故事
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03-11 09:37

文房四宝,是读书人的宠物,毕生为伴。它们有的命长,有的寿短,笔写秃了,就扔进垃圾箱;墨磨尽了,便子虚乌有;纸写一遍,不能再写第二遍;只有砚台,磨不穿,泡不烂,主人死了,它还活着。而且一块顽石,可雕琢成种种艺术形态,把玩欣赏。置一方在书桌上,是极体面的文化门面。

扬州八怪里的金农,爱砚如命,“尊如严师,密如挚友。”他著有《冬心斋砚铭》一卷,我粗览一遍,细数他为砚台所作的铭,竟有九十五首之多。多奇思异想,与众不同。置于座右,真可当补品受用的。不过,写多了,便有点文字游戏的意味。而越是游戏三昧,越是生动耐咀嚼。

再说清朝书法家黄莘田。当过县令,后来因事罢官,回归故里。乡人见他行囊沉重,料定装满了元宝;解囊一看,竟是一堆砚台。原来黄莘田也是个砚迷。他的书斋就命名‘十砚斋’。有人问他:“你在岺外做官,怎么穷得这个样子?”他笑指这些砚台说:“我有这个哪!”这段佳话,记在晚清陈康祺著的《郎潜纪闻》里。

明清之世,文人爱砚成风,留下不少“砚记”“砚铭”之类的小品文字,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学妙品。

我认为写得涵义最深的好文章,应属清初汪琬著的《屐砚斋记》。

汪琬有朋友季青买到一方古砚,形状就像鞋子,据考是宋朝遗物。季青遍请四方名士为他的屐砚作诗捧场,还特请汪琬作记。有大名家作记,当然更风光了。

不料汪琬不给面子,借题发挥:季青好古,诚然是雅事,而古的事物多得很,如钟、彝、鼎、罍、尊,等等,这些古代器物可考证古来制度;又如碑文、名刻,法书、名画,这些古代翰墨,可怡悦性情。还有六经三史,诸子百家,以及汉魏以下及于唐宋诸家的文章,可以见国家的盛衰兴废与人物是非……季青既然拳拳于古,就应收置这些古物。至于一只古砚,无非可以把玩而已。

季青兴冲冲地请汪琬作记,倒讨了个没趣。

我读此文,也不免几分尴尬,我也是一个砚迷啊!手里还藏着几方古砚,虽真伪难辨,而我感觉其是真就算是真了。

近日逛古玩市场,见一方镌着陈三立名字的砚台。索价奇高。寻思这可不是寻常之辈,他是清朝光宣之际的诗坛领袖。这方砚台,既是他的遗物,不买下来,岂不有空手自宝山回的遗憾么。立刻与老妻商议,向她透支一笔零用钱。老妻笑着说:“研究研究。”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