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网络电视台|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南宣论坛|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这一块徽墨,氤氲了大半个中国
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07-22 08:46

诗词书画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释读着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这自然离不开其承载物——笔墨纸砚。徽墨制作分炼烟、和胶、杵捣、成型、晾墨、锉边、洗水、填金、包装等9道工序。

也许只有当你遇上这样一块上好的徽墨,闻一闻它的香气,用饱蘸墨汁的毛笔写一写字,才能回归那阔别已久的中国精致生活。

- 匠人匠心 · 千年墨韵 -

这一块徽墨,氤氲了大半个中国

砚者,研也,所研之物即为传统墨块。

诗词书画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释读着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这自然离不开其承载物——笔墨纸砚。略知一点书墨的人,提起文房四宝,便会想到湖笔、徽墨、宣纸、端砚。

千年墨韵

徽墨,即徽州墨,产于古徽州府而得名,为墨中极品。对徽墨略通之人,第一时间便会想到“胡开文墨”,在黄山歙县、绩溪和屯溪,都有胡开文墨厂。

然而说到胡开文墨,就不得不先从唐末一对父子的南迁讲起。

唐末,北方战乱,河北易州以制墨为生的奚超、奚廷珪父子,举家南迁至歙州,开始新的生活。自此中国书法、绘画的重要载体——墨,便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

在中国历史上,墨的发明要迟于笔,在人工制墨产生之前,一般利用天然墨或半天然墨来做为书写材料。

至汉代,开始出现人工墨,这种墨取自松烟,最初是用手捏合而成,后来用模制,墨质坚实,魏晋时期质量不断提高。

奚廷珪父子到歙州后,见到这里漫山遍野林木丛生,松树尤多,而松树又是制墨的重要原料,于是奚氏父子重操旧业,并尝试改进制墨工艺。

他们在松烟中加入麝香、冰片等中草药,在胶料中加入生漆,再捣十万杵,制成的墨“其坚如玉,其纹如犀”,“坚利可削木”,防腐防蛀,还有沁人香气。

南唐后主李煜得奚氏墨后,视为珍宝,遂令奚廷珪为“墨务官”,并赐国姓“李”为奖赏,奚氏一族从此更姓李,歙州李墨亦名扬天下,有"黄金易得,李墨难获"之誉。

宣和年间,宋徽宗改歙州为徽州,辖区内屯溪、歙县、绩溪等地先后涌现出大批制墨的能工巧匠,制墨已步入"家传户习"的繁荣阶段。

这里生产的墨承于李廷珪墨,并在此基础上创造油烟墨、漆烟墨、药墨等品类,概称“徽墨”,自此开始书写千年春秋。

宋代以来墨模也开始广泛使用,使得徽墨造型极为美观。

墨模由能工巧匠雕刻出名人的书画,集绘画、书法、雕刻、造型等艺术于一体,成为一种综合性的艺术珍品。宋代画家米友仁,明代画家吴左千、近代画家黄宾虹、张大千等人,都为徽墨绘制过墨模。

一两黄金一两墨

清代,徽墨制作业分为四大名家,即曹素功、汪节庵、汪近圣和胡开文,尤以胡开文墨庄名冠海内外,久传不衰。

胡开文墨厂创基于乾隆三十年,迄今已有二百余年历史。

创始人胡天柱,很小时就在墨店当学徒。由于天资聪明,忠厚老实,深得老板器重,后来他接管墨店,取名曰“胡开文”。

好墨的金贵,贵在手艺、心血和时间。

徽墨制作配方和工艺非常讲究,据说李廷珪墨的配方为“松烟一斤之中,用珍珠三两,玉屑龙脑各一两,同时和以生漆捣十万杵”,“得其墨者而藏者不下五六十年”。

徽墨制作分炼烟、和胶、杵捣、成型、晾墨、锉边、洗水、填金、包装等9道工序。

炼制烟煤的烟房需密闭不透风,用灯草点燃油灯,每盏灯上覆一瓷碗,烟熏在碗里。同等重量的烟煤,体积越大,比重越轻,颗粒越细,质量越好。

炼烟

和胶

捶墨

胶是墨中的粘合剂,用以成型、发彩,烟和胶再加一些中草药混合在一起搅拌均匀后,经过一定数量的捶打之后,便成了初形的墨。

和料是制作过程中最神秘的环节,其配方至今仍在保密中。

定型

晾晒

晾墨的时间与墨的形状、重量有关。一两的墨锭需要6个月时间,二两的墨锭需要8个月,墨锭越大,需要的晾晒时间越长。

描金

传统的制墨,工序繁复,“轻胶十万杵”,“龙麝黄金皆不贵,墨工汗水是精魂”。

每块小小的墨块看似轻巧,实则包含太多匠人的辛苦,知道这些就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两黄金一两墨”的说法了。

千年徽墨,后继乏人

如今墨汁的使用,使得研磨之事便得多此一举,而且键盘日益替代了笔墨,除了书画家或收藏家仍欣然以求外,更多时候则是成了工艺品、旅游纪念品......

制墨的工作累且脏,徽墨已日渐式微,没有年轻人愿意耐下心来学习这门手艺。

2006年,徽墨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但人才困境依然是最大的问题。

歙县老胡开文墨厂是全国有名的老字号,如今制墨车间的工人年纪最小的已经超过50岁,当这些老工人退休之后,可能就没人会这门手艺了。

古人有云“人磨墨,墨磨人”,“不研磨,不成书”,研墨的过程亦是修心养性的过程。

当下的流行文化比起古人似乎粗糙了很多,我们用着方便的墨汁,敲着冰冷的键盘,丢弃着一种雅致的意境。

铺一张素纸,研一方徽墨,嗅着飘散的淡淡松香,香彻肌骨,墨研至尽而香不衰。

在喧哗的现在,人们求摒弃浮躁而不可得,也许只有当你遇上这样一块上好的徽墨,闻一闻它的香气,用饱蘸墨汁的毛笔写一写字,才能回归那阔别已久的中国精致生活。

有佳墨者,犹如名将之有良马也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