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网络电视台|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南宣论坛|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乾隆御用掐丝珐琅文房四宝是如何制作的
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09-30 10:43

在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的《活计档》中有一条近5000字的记录,非常详细地记载了乾隆帝是如何参与设计,造办处珐琅作又是如何不断按照皇帝的要求反复修改,并最终使这些掐丝珐琅文房四宝精品呈现于世人面前的过程。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暖砚匣-全形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暖砚匣-全形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暖砚匣-款识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暖砚匣-款识

清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暖砚匣

高15.8厘米 长19厘米 宽15.2厘米原藏懋勤殿

铜胎,长方形匣,下连铜镀金连珠如意云錾花纹底座。匣口处卡一铜制浅屉,内置二方极薄的端砚。匣内可储热水或炭火,以防冬季砚内墨汁凝固,故称暖砚。盖面和四壁均以宝蓝釉为地,掐丝镀金饰威猛的坐龙,周边环绕五彩祥云,底边饰海水江崖纹。座底中央凸起双龙,环抱阳文楷书“大清乾隆年制”三行六字楷书款。

掐丝珐琅文房四宝是其在清代宫廷档案里的称谓,包括暖砚匣、笔山(笔架)、水丞、镇纸共4件器物。在故宫博物院收藏的180多万件文物中,绝大部分为清宫旧藏,其中有的是官员进贡到宫廷来的,还有的是清宫造办处根据皇帝的旨意制作的。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笔架-全形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笔架-全形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笔架-款识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笔架-款识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笔架

长22厘米 高15.2厘米原藏懋勤殿

铜胎,五峰山字形,或称为笔山。器表以宝蓝釉为地,两面均饰双龙捧缠绕绶带的“卍”字符,有祈愿万寿之意,顶有江崖,底饰海水。铜镀金连珠如意云錾缠枝花纹底座,座底中央凸起双龙,中间有阳文楷书“大清乾隆年制”三行六字款。

如图所示这组掐丝珐琅文房四宝,就是乾隆帝亲自参与设计,造办处珐琅作历时一年多制作完成的,共同的特点是胎体厚重,造型规整,釉质细腻,镀金尤为厚亮,为宫廷珐琅制品中的精粹。它们的产生自然要归功于乾隆帝,他可谓室内装饰陈设艺术大师,宫殿内的陈设主要靠内务府的官员、画师和工匠、太监等完成,但众多物品的制作和陈设都要经过他的预览和提出修改意见后,才能最终确定下来。

在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的《活计档》中有一条近5000字的记录,非常详细地记载了乾隆帝是如何参与设计,造办处珐琅作又是如何不断按照皇帝的要求反复修改,并最终使这些掐丝珐琅文房四宝精品呈现于世人面前的过程。

珐琅作 乾隆三十九年十月二十日

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笔帖式福庆来说太监胡世杰交银珐琅间镀金暖砚盒一件(随抽屉一件,内盛黑红墨各一锭,黑墨破,系上下盛装)、银珐琅江山万代笔山一件(随银镀金座)、银珐琅螺丝式水盛一件(随银珐琅座)、糊纹锦匣一件(内盛笔二支),传旨:照此盒样长里下收五分,高、宽各收一寸另做样。抽屉放大,将黑红墨单摆开放。水盛、笔山亦另做样,其押纸配掐丝珐琅座,要与水盛一般高。俱先做样呈览,准时成做六分,俱做掐丝珐琅的。钦此。(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37册,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87、188页)

从档案中可以得知,乾隆帝让造办处珐琅作的工匠们以银珐琅间镀金砚盒、笔山、水丞为原型,按照他提出的修改意见先制作木样,如果获得批准后就制作6套掐丝珐琅的文具。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水丞

清 乾隆款掐丝珐琅海水云龙纹水丞

高11.1厘米 底径8.5厘米 勺长14厘米原藏懋勤殿

铜胎,圆筒形。盖镀金,阴刻五只不同姿态的祥凤与缠枝花卉纹。器表以宝蓝釉为地,掐丝镀金饰双龙捧缠绕绶带的“卍”字符,周围祥云缭绕,底边饰海水江崖。铜镀金连珠如意云錾花纹底座,座底中央凸起双龙,环抱阳文楷书“大清乾隆年制”三行六字款。勺铜胎,中部微弧,宝蓝釉地上饰缠绕绶带的卍字符和江崖海水纹,上方为铜镀金浮雕式龙首,下方为半圆式勺。

于本月二十一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笔帖式福庆照银珐琅间镀金砚盒一件做得合牌砚盒样(内盛杉木砚样二方),将长里下收小七分,宽里下收小八分,高里下落矮一寸,并另做放大合牌抽屉样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砚盒内抽屉不要,仍做暖砚,另画花纹样呈览,黑红墨照装笔纹锦匣一样配匣一件,成一对。其笔山、水盛亦另画花纹样呈览。钦此。

……

于本月二十四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笔帖式福庆将合牌暖砚盒样上画得色云龙花纹样,并画得着色笔山样、海螺水盛样,又照纹锦笔匣做得装墨合牌匣样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砚盒、笔山照样准做,海螺不必照样成做,另画水盛样呈览。装墨匣照样准用紫檀木成做,其押纸交里边查玉,得时画样呈览。钦此。

……

于本月二十八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来说太监胡世杰交掐丝珐琅水盛一件(养心殿百什件内),传旨:着现做珐琅文房四宝内配做水盛,照交出珐琅水盛样款做样呈览。钦此。于本月二十九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将做得文房四宝内笔山木样一件上画花纹,玉图章押纸做得木座样,照交出珐琅水盛样做得水盛木样,并做阳文款。查得摆格子掐丝珐琅阳纹二龙捧“大明景泰”款炉一件,热河带来装格子掐丝珐琅水盛一件(随龙头匙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随交出掐丝珐琅水盛一件(博古格),传旨:笔山木样二面俱做整齐,不必画花纹,着交姚文翰画花卉纹样呈览,其笔山、押纸、水盛、砚盒下座俱照交出珐琅水盛连珠如意云下座一样成做,先做样呈览,款照珐琅炉上阳文款一样成做二龙捧“大清乾隆年制”。热河带来珐琅水盛仍持出摆格子,照水盛内龙头匙一样配做水匙。再,先交出珐琅水盛一件不必配砚盒用,仍交原处摆。钦此。(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37册,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88—190页)

珐琅作的工匠们很快按照皇帝的要求制作出样品呈上,乾隆帝对暖砚盒和笔山基本满意,水丞则要根据养心殿百什件内的水丞样子重新制作。根据文献和遗存实物推断,养心殿百什件内的掐丝珐琅水丞应是明代的制品,掐丝珐琅文房四宝的金属底座也均是仿照它的底座形制。

故宫博物院收藏掐丝珐琅文物达4000余件,有阳文二龙捧“大明景泰”款且为炉的文物仅有一件,很有可能就是当年乾隆帝指定制作阳文二龙捧“大清乾隆年制”款的那个范本。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二龙戏珠纹水丞-全形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二龙戏珠纹水丞-全形

姚文瀚是清代画家,乾隆时供奉内廷。由文献可知,掐丝珐琅文房四宝中的笔山和水丞上的纹样,均出自他的手笔。

于十一月初七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将做得砚盒合牌样一件上画坐龙样,四明墙上画坐龙样,水盛木样一件上画行龙样,笔山木样一件上画江山万代花纹样,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砚盒盖四明墙上不要行龙,另画流云或西番莲花样呈览。其水盛上龙样画得亦不好,交姚文翰另画样呈览。钦此。于十一月十七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笔帖式福庆将合牌砚盒盖墙子上一面画得流云样,一面画得西番莲花样,并砚盒、水盛、笔山、押纸座子贴得二龙捧“大清乾隆年制”阳文款样,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砚盒盖四明墙子上准照西番莲花样成做,其款照样准刻阳文款。钦此。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笔帖式福庆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照现做掐丝珐琅文房四宝并嵌玉紫檀木书套匣一样再成做二分,得时在宁寿宫陈设。钦此。(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37册,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88—190页)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二龙戏珠纹水丞-款识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二龙戏珠纹水丞-款识

设计方案经反复修改,历时一个月终告通过。乾隆皇帝显然很满意自己的设计作品,决定再多做两套在宁寿宫陈设。宁寿宫位于紫禁城的东北角,为康熙二十八年在明朝的仁寿殿、哕鸾殿的基础上修建。乾隆三十五年(1770),六旬大寿之后,乾隆帝下旨改建宁寿宫,作为自己退位后的颐养之所。乾隆三十五年(1770)11月开始改建,乾隆四十四年(1779)全部完成。从乾隆三十八年(1773)起,乾隆帝就开始着手调集、制作他珍爱的艺术品,陈设于宁寿宫内建成的各个宫殿之中,以便将来他每到一处,都可以随时随地欣赏把玩。

于四十年四月二十二日接得郎中押帖一件,内开本月二十一日将做得掐丝珐琅文房四宝一分镀得金二遍,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文房四宝内砚匣里墙只着镀金一遍,其砚屉里子并屉外墙底亦着镀金一遍。再,现做文房四宝八分俟做得时照此一分一样镀金。钦此……

于十二月十九日员外郎四德、库掌五德、福庆将掐丝珐琅文房四宝九分(原随笔墨七),内已安太和殿一分、养心殿一分、懋勤殿一分、自鸣钟一分、武成殿一分(尚未安)、上书房一分、文华殿一分、宁寿宫二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37册,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91—193页)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缠枝莲纹炉-全形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缠枝莲纹炉-全形

掐丝珐琅文房四宝从乾隆三十九年(1774)11月开始定样制作,到乾隆四十年(1775)4月才初步制成一套,前后历时达半年之久,皇帝还对镀金再提出要求,说明这项工作对当时造办处珐琅作的匠人们来说,一定是个巨大的挑战。功夫不负有心人,乾隆四十年12月,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皇帝要求的9套掐丝珐琅文房四宝终于全部制作完成,分别陈设于太和殿、养心殿、宁寿宫、上书房等重要宫殿当中,足见他的认可和喜爱程度。乾隆帝之所以如此青睐掐丝珐琅工艺,是有其原因的。

掐丝珐琅工艺源自波斯,约在元代(公元14世纪)传至中国,虽是舶来品,一经传入,即与我国已有的金属铸造、镶嵌等工艺完美地融为一体,造型、图案等方面完全本地化,甚至不留有任何外来影响的痕迹。掐丝珐琅工艺首先要制作珐琅釉料,需要经过许多繁复的程序才能呈现正确的色彩,在最初熔炼时要加入不同的金属氧化物,经燃烧后结合成不同颜色的珐琅,关键是珐琅与矿物质结合后的熔点与色彩表现较难掌控,制造者要评估每种变因带来的不同结果,颜色的调配着实不易。其次是要将金属丝焊接或用植物黏合剂固定于胎体表面,以此勾勒出图案的轮廓。能否精确地将金属丝固定于既定位置是最大的难点,如果位置处理不妥便无法向下进行。然后是填釉,复杂的图案要使用多种釉料,才能显示出色彩斑斓的效果。好在各种颜料之间有金属丝相隔,即便烧制时釉料受热流动也不必担心混色。多种釉料在烧制时必须严格按照熔点由高至低的次序,经过数次反复才能成型。烧窑后的珐琅层不含水,且固体珐琅的密度高于粉末状态,体积必然缩小。因此,上彩烧制的过程需要反复进行,直到打磨后的珐琅表面与其他金属部分处于同一平面,达到整体完美合一的效果。最后一道工序是对金属部分镀金,成色和薄厚直接影响着作品的完美程度。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缠枝莲纹炉-款识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缠枝莲纹炉-款识

由于掐丝珐琅制品的胎体多是贵重金属,表面又具有宝石般的效果,再加上耀眼的黄金衬托,显得雍容华贵,一直受到明清宫廷和贵族们的欢迎。尤其是发展到了清乾隆时期,在工艺成熟、技艺高超的条件下,宫廷造办处珐琅作制造的掐丝珐琅工艺品呈现出釉色纯正,掐丝规正、图案复杂、胎体重、镀金厚等一系列前世不曾出现、后世无法企及的特征。用掐丝珐琅工艺制作的文房四宝,既能体现宫廷生活的庄重与奢华,又能表现帝王对文人风雅的追求,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这恐怕就是乾隆帝的初衷吧。

乾隆帝精心陈设这些器用,不仅是为自己独自享用,还希望能够经“亿万斯年”让自己的后世子孙永世传承下去。但令人遗憾的是,就在他去世仅100多年后,这9套掐丝珐琅文房四宝就因战乱等世事变迁,流散于世界各处了。现如今,仅台北“故宫博物院”保存着一套完整的掐丝珐琅文房四宝,北京故宫博物院保存的掐丝珐琅文房四宝中的镇纸均失。那些流失的成员偶尔会在世界各地的拍卖会上现身,旋即又销声匿迹了。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