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电视点播|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欧阳小战和香云莎已成罗湖区文化负资产
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07-26 16:23

“一个被过度包装的虚假案例,堂而皇之的变成了品牌神话,最终却仍然无法逃脱现实的审判!”一位熟悉欧阳小战和香云莎的债权人这么说。

2016年初,欧阳小战神话破灭,伴随着其本人一些列的“维权”、“喊冤”被媒体关注、曝光,欧阳小战营造的虚假戏份,以极其不光彩的形象被债权人撕开:欺诈得非遗传承人帽子、以非遗传承人帽子继续欺诈政府和供货商、以上市为噱头的股权融资导致涉诈骗嫌疑、罗湖区大力支持的非遗产业园难产流产、融资上亿元被债权人接管竟反咬喊冤……

至此,欧阳小战个人经营不善导致的后果,从自己上升到了整个欧阳家族;罗湖区大力支持的文化名片上升成了深圳整个的文化污点。各方似乎都没觉得这种难堪,有其必然之因果!

欧阳小战打输的一场官司

2016年7月8日,罗湖区法院驳回了一起诉讼。欧阳小战和香云纱起诉“隔壁老王”阔太公司,说隔壁老王砌墙占了他的“香云纱基地”,理由是“隔壁老王”在有人砌墙的时候出现在了监控视频里……其实根据记者调查:“隔壁老王”最大的问题不是出现在视频里,而是出现在“香云纱非物质文化遗产基地”隔壁,人家有80亩地早在欧阳小战炒作基地前就在经营。

2016年5月11日,“隔壁老王”和其他债权人开了个联合新闻发布会,记者如此描述:众多自称为欧阳小战债主的人,联合马群涛召集新闻发布会,提供诸多文字、图片等证据表示,根本不存在所谓“设局强租香云纱基地”,同时欧阳小战身欠近亿债务,“恶人先告状”,还恶意抹黑他们。“欧阳小战,把租来的房子说成是自己的,还用所谓的公司马上就要上市骗取众多受害人。骗局败露后又金蝉脱壳将香云莎公司有价值的财产转移到其他相关联公司,还登了一个所谓公告,这是所有债权人不能容忍的。”主要债权人林和向晶报记者表示:“欧阳小战说他有一万多平方米的厂房,价值远远超过债务,而他所谓的厂房只不过是租赁产业园的物业,并且只装修改造了一半,目前还是个半拉子工程,如果真是他的,他为什么要欠债跑路?”

实际上,这个“隔壁老王”马群涛也是无妄之灾!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朋友借钱给欧阳小战,委托他打款,但债务是自己朋友欠“隔壁老王”的。结果呢,欧阳小战觉得“隔壁老王”有实力,还在法庭上给债券人们说:“你们帮我把这个官司打赢,让他给你们钱,他有钱!”“隔壁老王”估计心情很复杂:这么大一个名人怎么变成这么大一个无赖了呢?好歹是棵菜,咱能要点脸不!

据记者调查,“隔壁老王”替朋友给付欧阳小战借款300万,然后小战同志说你丫这个钱是来给我下套的,我非但不还还要告你……我的妈呀,“隔壁老王”你说你上辈子造的什么孽,碰上这么个杂碎。

欧阳小战打赢的一场“官司”

深圳是一个需要文化的地方,但不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至少在2006年欧阳小战家族四姐妹开始折腾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时是这样的。

这桩公案,赢家看起来是欧阳小战,其实是罗湖区文化馆、深圳市“非遗保护中心”的胜利。当年由《南方都市报》重点关注报道的非遗之争,实际上是深圳市与顺德市(佛山市)的文化之争。若没有城市文化需求的助力,这个非遗传承人的帽子戴不到欧阳小战的头上去。戴上去的结果就是现在的后果:德不配位力不能及。十年转瞬,神话成笑话,这也确实应该引起深圳有关方面的关注,更甚者国家非遗司可以考虑摘掉这个大帽子了,这顶非遗的帽子现在继续变成了非议的帽子,帽檐儿上闪着两个污浊的大字:忽悠。

当年,罗湖区文化馆“非遗”保护办公室力推,欧阳小战自荐申报,市“非遗”中心力保。如今,欧阳小战身披冤字大袍,从一介名流变一介盲流,从文化先锋变文化偏锋!非遗传承人传成这个吊样,打的不仅仅是欧阳小战的脸,还有欧阳家族的脸,更是罗湖区的脸,甚至深圳市的脸。

当年赢得漂亮,现在输得彻底。这个单,不应该罗湖和深圳来买,欧阳小战应该为自己的不负责任承担所有后果!那么多补贴去了哪里?那么多支持去了哪里?那么多借款去了哪里?那么多融资去了哪里?那么多采购去了哪里?胸前贴个冤字就可以欠债不还,那这种非遗传承人还是越少越好,否则得有多少奔着这一光环去的人上当受骗!记者调查结果:目前能统计到的各类债务合计7000万以上,而债权人们指欧阳小战累计负债超过1.6亿……

欧阳家族的战争

这个社会,有些人喜欢冠以家族来显示自己祖上也曾阔过,或者证明自己现在很阔。欧阳小战家族正好切合。

包装香云纱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时候,欧阳自己自荐。其实圈内人都知道,欧阳小战开始跟着哥哥姐姐做,而后几兄妹分家,即便在申请传承人的初期后期,四个人并没宣传的那么团结和气。欧阳小战以“香云纱”申请,最终却只能注册区别于其哥哥姐姐的品牌“御品云莎”,而他的哥哥欧阳小猛用的品牌则是“香云莎”。四姐妹,三个品牌,这就是各自为战的标志。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欧阳小战虽然经营不善,但对传承人的炒作刚好补上了三个产品的品牌弱势。于是背后互相争斗的四兄妹,在欧阳小战孤军奋战四处举债艰难维持的过程里,任由其折腾而不管其死活,却占尽了弟弟炒作推广的品牌溢价便宜。本质上,欧阳小战的哥哥姐姐们连这些债权人都比不上,因为他们不问不闻只占便宜不帮忙。

所谓的祖上三代传承,实际上是1988年姐妹几个才开始。报道里的父亲是船长是真,顺手卖点布是真,但当时乃至现在布都是从顺德进的货。葵涌从古到今就没有生产过莨绸,报道牵强附会造假,但编故事得编全套,反正也没有人真正的去调研。晒布路和欧阳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是报道里什么生产香云纱晾晒的那样!莨绸(香云纱)是需要用顺德那边特有的海泥多次裹晒,而不是像咱们一样拉个木杆子扯出来晾晒……压根就不是那回事。

因此,欧阳家族的故事是布贩子的故事,在欧阳小猛、欧阳小战、欧阳小兰、欧阳小芬的手里做除了“香云莎”的服饰产品,自己从未有过布料的生产加工能力;欧阳小战单干后,也没有能力自己生产布料,所谓的传承也不过有进布料的渠道而后包装个“御品云莎”的品牌而已。不过很不巧,碰上了高端礼品的断崖,所以欧阳小战应该十分狠“八项规定”和“反腐倡廉”。

梧桐艺术小镇的炒作“遗产”

欧阳小战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基地,是以香云纱基地的名义落户到梧桐山艺术小镇的,并且是六家重点引进的项目之一。很巧,还有一家的情况不比欧阳小战好:肖伟军和他的第一养生。前者欠巨额债务继续作死折腾,后者欠巨额债务跑路匿遁。

欧阳小战给媒体讲,自己的产业园是因为罗湖区有关部门审批延后造成瘫痪,事实上罗湖区优先给他批了相关手续,不过因为他自己胡乱融资寅吃卯粮,本该2014年就申请延期的手续他没去办。严格来讲,罗湖区有关部门可以随时拆除这一光辉“遗产”,而欧阳小战不自知竟然还在指责曾经大捧特捧他的罗湖区。知遇之恩不报就算了,反咬一口这德行也足够恶心!

在美丽的梧桐小镇,潺潺河水旁,巍巍青山下,欧阳小战从2010年拿到项目,折腾六年基地建筑工程款拖欠、装修款拖欠、电梯款不给、空调款不给……人家连后面的窗子都没钱安装。建筑方估算这么个建筑物最多2000万可以搞得很好,但欧阳小战却用这个建筑物欠下了查实7000万、据说1.6亿的债务。会算账的算一下,欧阳小战和他的非遗基地是赔了还是赚了?按照记者调查,罗湖参与其股权融资的公务人员也有不少,这可真是肉包子打欧阳,情何以堪。

现在的非遗产业基地,住着一位这样的债权人:卖一辈子茶叶,攒一辈子钱,抵押掉房子,借给欧阳小战1280万,按照协议欧阳小战需还他2000万以上。这位老大哥除了老实巴交就是盲信非遗基地,他被各种对欧阳小战的宣传迷惑,经罗湖某银行行长指引一步步被掏空了家产!也正是这个一万分相信欧阳小战的债权人,万般无奈之下按照协议履行自己的权利,砌墙保护目前这栋早已可以随时被拆除的临时建筑物,全家人住在里面举目无助。欠着他钱的欧阳小战,却在四处喊冤叫屈,好像自己没借过这个人钱一样,他的底气仍然来自罗湖区不敢把他如何!自己吹的牛逼,最后还得自己吞下,这一“遗产”已然变成了遗患。

如同肖伟军的炒作一样,欧阳小战从一开就与肖伟军亦步亦趋,而所谓的非遗传承人策划、获得梧桐山基地等,从一开始就不是踏踏实实做产品、做品牌,而是制造噱头圈钱套钱。肖伟军先于欧阳小战信誉破产,而欧阳小战非但信誉破产还想拉着罗湖陪葬,一个债务人搞得比债权人还牛逼,但就是不还钱还不让别人行使权利!这可真是乾坤颠倒黑白混淆。

就在前几天,欧阳小战启动了网上泼粪模式,同时这种捏造抹黑罔顾事实、借助非法站点发布的文章,被罗湖区第七届人大代表欧阳小芬转进了人大代表微信群。这个动作标志着:欧阳小战的信誉崩塌同样给欧阳家族带来了信用危机!而问题的关键却在:从头到尾这一家族必须为其谎言承担信用代价。


【责任编辑:admi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